2021年2月16日

丝瓜影院官网app

作者 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的家乱死了!”钱之美刚刚收拾完浴室,又被赵立晨给弄乱了。

赵立晨斜斜的躺在沙发上,看一本关于玉石的书籍。

见赵立晨没有任何反应,钱之美才冲下楼。

“赵医生,首长让照顾我,就这样照顾我吗?”钱之美一脸不满地望着赵立晨,还不忘用她的玉足踢了踢还在读书的赵立晨。

赵立晨无奈的抬起头来,笑着道:“我不是在床上把照顾的很好吗?”

钱之美嘴角泛起浓浓的抓狂。

“赵立晨!明天就请个保姆,否则……我就把从家里踢出去!”钱之美对赵立晨下最后通牒。

赵立晨拧着眉毛,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喜欢陌生人在我的家里走动。”

“那就请个钟点工过来,反正我不要呆在家里做家务……”钱之美无法让自己变成一个负责打扫做饭的家庭主妇。

“说的对!一个军方秘密基地的高级女军官为我收拾房间,实在是大材小用了。”赵立晨放下手中的书,把钱之美圈进怀抱。

钱之美眼前一亮,娇美的侧脸柔和下来。

文艺长发女神风中秀发飞扬

“在看什么书?”钱之美的眼光落在一本书上,不由得一阵好奇。

“《玉石宝典》,这本书是我从市图书馆借来的,有些年头了。”赵立晨抖了抖书上的尘灰,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。

“说……谢老会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钱之美脱下胶皮手套,低声问道。

“谁知道呢?爸爸对这件事怎么看?”赵立晨微微蹙眉。

“首长对这件事不予置评,他为人一向神秘,我猜不透他的心思。”钱之美提起老夏,便是一副抗拒的姿态。

“时间还早,我们去看看爸爸!”赵立晨临时起意,让钱之美一阵慌乱。

“什么?这么晚了……他可能休息了!”钱之美找了个并不高明的借口。

“爸爸是个夜猫子,他不会这么早睡下的。”赵立晨轻轻拨弄钱之美头发,转身进更衣室换装。

“他……不喜欢别人打扰他。”钱之美悻悻的跟在赵立晨的身后,一阵聒噪。

赵立晨转身,定定的望着钱之美:“他是的父亲,这样疏远他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钱之美双眼泛着泪花,低声嘟囔着:“他说走就走,说回来便回来,根本没把我们兄妹放在眼里。我为什么要亲近他?”

面对钱之美的任性,赵立晨不由得瞠目结舌。

“我以为,加入军方就能了解父亲的苦衷,看来,是我高估了……”赵立晨故意用激将法,钱之美的长眸中闪过一丝愧疚。

“觉得我该去看看他?”钱之美沉默半晌,才抬起头来问道。

“不是他,而是爸爸!连个称呼都没有,爸爸一定会伤心的。他为了国家出生入死,却拖他的后腿,作为一个女军官,觉得自己称职吗?”赵立晨连连诘问,让钱之美一时语塞。

“我……这就去换衣服!”钱之美被赵立晨训斥一顿,茅塞顿开。

赵立晨立在衣帽间内,不由得笑容满溢。

七八点钟的都市,华灯初上,五彩的霓虹闪着摇曳的光芒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赵立晨的车平稳的在马路上行驶,副驾驶座位上的钱之美一脸如临大敌。

“怎么?钱小姐这是要去执行任务吗?流汗了!”赵立晨扯了一张纸巾,为她细细擦拭。

钱之美坐立不安,低声问道:“说,首长会不会不高兴?他能不能把我们赶出来?”

赵立晨脸,哭笑不得的望着钱之美,嘴里发出了一声冷哼。

“女儿去见自己的爸爸,非要弄得像上战场一样,我真是败给们父女二人了!”赵立晨无奈的摇头。

钱之美低声嘟囔:“我有什么办法,从小到大,他都不在家。”

赵立晨听罢,轻轻地握住了钱之美的细手:“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!”

钱之美瞥了一眼赵立晨,才安静的不再说话。

“请出示证件!”一个枪实弹的警卫员冷冷的扫了一眼赵立晨,低声道。

赵立晨从皮夹里掏出了特殊通行证,在警卫员的眼前一晃。钱之美给对方行了个标准的军礼,才伸出手指。

警卫员微微一怔,拿出指纹识别器,才让两人放行。

“等一下!”警卫员沉声道。

“又怎么了?”钱之美有些不耐烦,从牙缝里面蹦出几个字来。

“您手里提着的东西,要经过检查!”警卫员面无表情,钱之美的好心情消失殆尽。

“算了,检查过后,直接拿给他好了!我先走一步!”钱之美的爆脾气让赵立晨刮目相看。

“等一等,让他们进来!”一个粗旷的声音响起起来,令站在门口的三人微微一怔。

“首长!”三人不约而同的站直身体,低声唤道。

“都是自家人,非要弄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做什么?”老夏难掩激动,招呼赵立晨和钱之美进门。

这是一幢七十年代的小洋楼,装修老旧,虽然在主城区,却十分低调。

房间的布置非常简单,一进门,赵立晨就看到一人多高的字画挂在墙上,苍劲有力的大字令赵立晨颇为欣赏。

钱之美心里暗自揣摩,总觉得这里似曾相识。

眼见着钱之美一脸狐疑,老夏笑声爽朗:“这是小时候住过的家,忘了吗?那时候妈妈还在,她就站在那里给做鸡蛋饼。”

老夏指着厨房的位置,笑容在脸上炸裂开来。

“首长,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!”钱之美收回炙热的目光,淡淡地道。

老夏有些失望,却轻轻地拍了拍钱之美的肩膀:“有心了!”

赵立晨观察父女二人面色的变化,才毕恭毕敬地站在一侧,默不作声。

“们快坐!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头子?”老夏慈爱的目光落在钱之美的肩上,他很想把女儿拥入怀中。

“赵医生说有公事找您商量,我就陪着他过来了!”钱之美的回答天衣无缝,却少了些许温情。

老夏收敛目光中的失望,转过头望着赵立晨。

赵立晨还在神游,迎上老夏的目光,他才回过神来。

“哦……是的!之美说……天气很好,想来看看您。她亲自挑选了礼物,您看看,都是您喜欢吃的东西。”赵立晨和钱之美的口径不一致,引得老夏笑容凝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