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2月15日

成版嘿嘿连载安卓下载app

作者 admin

向晚歌还没反应过来秦默池的用嘴到底是什么意思,就见他突然就扑过来,嗯,直接捞起她,直奔浴室。

向晚歌都郁闷了,她的口水刚才已经被池舅舅的腹肌勾起来了,池舅舅不赶紧扑过来把她就地正法,这会儿还要先洗白白?

“不行,池舅舅,我要先办事。”向晚歌不干,跟条活鱼似的在秦默池怀里蹦。

“宝宝别着急,我们先洗干净。”

“竟然嫌弃我脏?”

“我是担心等会儿受不了。”

“??”

一个小时后,向晚歌终于知道秦默池的用嘴是什么意思了。

这个坏蛋!

这个流氓!

这个……臭不要脸的男人,竟然让她……

某男舒服了,向晚歌特么觉得整个人都酸掉了。

气质忧郁女孩光滑裸背白皙藕臂纤细美腿写真图片

“欺负我。”

“池舅舅怎么会舍得呢,宝宝,躺好。”

然后,向晚歌特么觉得她的魂儿都要被某男吸没了。

两人怎么说也是分离了差不多两月,算是小别了,那就必须胜新婚啊。

于是这个夜晚,嗯,迷乱的那叫一个不忍直视,向晚歌感觉她这小身板了真是要被秦三爷拆吧拆吧吃了。

两人拥着准备睡觉都是后半夜的事了,向晚歌窝在秦默池的怀里,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。

但是尽管累得不行,她却有点睡不着。

“三爷……”

秦默池已经摸透了向晚歌的习惯,这丫头要是连名带姓的喊他秦默池,一般都是她在生气。

喊他池舅舅的话,那就说明她不是在撒娇就是准备耍赖。

当然,小丫头被他折腾的浑身发软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的喊池舅舅,这个时候往往是秦默池最最幸福的时候。

那么,喊他三爷,一般都是有正事要说。

“怎么了?有事?”

“今天我被向颖和苏芷骂了,三爷,会不会觉得我不知好歹,放着舒适安逸的日子不过,偏偏要去往男人堆里混不说,还特么危险,还连累都不能安心上班。”

秦默池的手臂紧了紧,“宝宝,要听真话?”

“废话,我要听假话我还问干什么?”

秦默池低头在她脑门上狠狠亲了一口:“真话就是……我不觉得。”

“真的?”向晚歌扬起汗涔涔的小脸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池舅舅什么时候骗过?”秦默池叹了一口气:“从第一次遇见,我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女孩子,骨子里有一股子倔劲儿和韧劲儿,要是个男孩子,肯定不比路擎天差。”

这个评价绝对高,而且还是秦默池给的评价,向晚歌一下子就不觉得累了,一咕噜爬起来,躺到秦默池的胸膛上,得瑟的不行。

“三爷,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自己选老婆的眼光好到爆炸?”

“本来就特别棒。”秦默池捏捏她的小脸,表情无比认真道:“向颖和苏芷只是担心,所以才会那么说。我也担心,但是我会陪,我愿意陪着宝宝一起成长。”

这种感觉很像养孩子,看着她一点点进步,总是能给自己带来特别的惊喜。

秦默池早就想通了,只要他家宝宝想做的事,哪怕是想摘月亮,他都会帮她造最长的梯子。

向晚歌感动的都不行了。

虽然君生我未生,但是这个男人愿意停下脚步等,还有比这更让人感动的承诺吗?

“池舅舅,怎么这么好?这么好的,怎么偏偏让我遇到了?我上辈子肯定拯救了整个宇宙,说是不是?”

秦默池手上使力,干脆把人捞到身上,两具身体贴合的密不透风,顿时一阵阵悸动徘徊在两人心中。

“小傻瓜,我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整个宇宙,但是我知道,这辈子,拯救了我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宝宝,池舅舅爱。”

“呜呜,不要这么好。”向晚歌紧紧抱住这个男人,使劲蹭啊蹭:“这么好,我会自卑的。”

男人的胸膛开始震荡,低低的笑声撞击着向晚歌的耳膜。

第二天,向晚歌去公安局报道,张局亲自接见。

“干的不错,没有丢我们C市公安局的脸,刘强的案子立了大功,这一次必须给发奖了。”

向晚歌啪敬了一个礼:“谢谢局长。”

这一次局里的奖励向晚歌不会客气了,齐大叔都受伤了呢,还有秦默池,公司放着差不多两个月没管,少挣了多少钱啊是不是?

张局笑呵呵的,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感觉老脸太有光了,“给三天的假,在家好好陪陪家人。”

“谢局长。”

从局长办公室出来,向晚歌去了刑侦大队,恰好大家伙都在。

张浩看见她直接伸出手,向晚歌一头雾水:“什么?”

“吃的啊。”张浩一手还拿着笔在笔录本上勾勾画画,一心二用,“出一趟差,不要告诉我没给咱们带好吃的回来。”

“天啦!!”向晚歌一巴掌糊自己脸上,很抱歉:“那什么,师兄们,S市跟咱们这差不多,没啥特产,这样好了,过两天我在大宅门做东,请大家吃饭啊。”

张浩啪啪啪拍了几下桌子,“我举双手赞成,还是小师妹懂事。”

==!!

向晚歌在S市呆了两个月,连街都没逛过,还特产呢,她连S市街头的汽车尾气都没闻到。

林成看了她一眼,提醒道:“我的大日子已经定了,农历11月11日,酒店就交给了。”

向晚歌一听,哎哟,激动了:“没问题头儿,那什么,怎么选那一天啊,有特殊含义吗?”

张浩的语气酸溜溜的:“纪念告别大龄剩男的日子呗,这点小心思,得瑟。”

“那师兄就选在明年的情人节结婚呗,笨。”

张浩竖起大拇指:“还是小师妹聪明。”

向晚歌故意板着脸:“不管是头儿结婚还是师兄结婚,我家的酒店随们选,统统一折。但是我说,我出差两个月回来,们就这样啊,是不是太过分啦。”

她话音刚落,办公室里突然啪啪两声,刘威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礼花,尼玛,喷了向晚歌一身,吓得她差点蹦起来。

“欢迎晚晚回家!”

办公室里所有人异口同声。